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姊姊的守護者(四) 布萊恩 他是什麼時候開始愛上消防站屋頂的星星的?但一定在有安娜之前,所以當安娜出生時,他立刻給她取了一個星座公主的名字。 固然他懷疑凱特的病因,說:「是我們害她的嗎?」「或許是我們的基因什麼的」(P39),但從要生安娜的時候,他就投反對票(P75), 「 如果凱特死了,我們不能生一個來代替她。」而他的妻子說的是:「我知道。所以我們要設法不讓她死。」他妥協了。 怎麼能忍心讓心愛的孩子就這樣死了?怎麼能忍心讓心愛的妻子這麼傷心?可是他應該知道這個由設計而出生的小女孩將會有什麼樣的人生,所以他幫她取了個星座公主的名字。 當莎拉生下安娜時,她整個注意的是臍帶血,他覺得是OK的,但是在醫生建議採用DLI時,布萊恩開始不願意。他和莎拉在離開醫生下樓乘電梯的時候就開始爭執。在帶安娜到醫院抽血的時候,更是越過安娜酒店打工的尖叫聲對莎拉吼叫「我以為妳告訴過她」。 他心疼這個小女兒,為她親手戴上一條K金項鍊紀念她為姊姊做的事,他扶著幾乎沒有辦法自己走路的小女兒去看姊姊。他的眼睛,他的心,常跟著這個需要救贖的小女兒,可是又無力做什麼。 救火員的任務是艱鉅的,很容易在值勤的時候受傷。有次布萊恩出任務後回家,對莎拉說當場的情況,「我光是跪在屋頂上,就遭受二級灼傷」,他的皮膚紅腫發炎,他自己抹上灼傷藥,再包裹紗布,一邊告訴她一些新隊員的事情,可是莎拉的注意力被報紙上一則女讀者投書吸引。布萊恩發現她只是注視報紙,過來加入她,那個固然是個幼稚的困擾,而她給的結論是「這不公平」──就像傑西說過的,任何事她都可以扯回凱特──布萊恩所做的是擁抱妻子,放下自己。他一向是個溫柔體貼的丈夫,放下自己,擁抱妻子。 所以,可以擁抱自己的時刻,是在消酒店兼職防站屋頂看星星的時候;可以有位置的時刻,是在消防站裡,收拾器材,或為隊員煮咖啡的時候。 所以,當在沙漠裡只剩十元可以加油,莎拉哀求布萊恩用五塊錢算命(值半桶汽油的錢),他還是被她說服了的時候,算命仙真的做了預言(P266),莎拉會長壽,但是那不夠好,因為人不能改造別人的未來,那對有些人來說不夠好;對布萊恩說的只有一件事:救你自己。 救你自己,因為在火場中,天花板的嵌板可能掉下來,樓梯被火焰吞噬,合成纖維的地毯會黏住你的靴底;並且,大女兒凱特的病沒有盡頭,小女兒安娜找律師提出控告,兒子傑西醉酒竊盜縱火,妻子莎拉拼命的抓救命的稻草,……… 一個充滿愛卻不知到該怎麼愛的男人……… 可是他還是做了些什麼。他在安娜無力再與母親鬥爭的時候伸出援手,他用難得大聲的聲音替女兒爭取可以呼吸的地方,他把公主接到消防隊去和他暫室內設計住。他雖然不知道應該怎麼和女兒相處,但釋出的關懷讓安娜去擁抱他。 父親在半夜把女兒叫起來,到屋頂上看流星雨,並且兩個人躺在屋頂上,為她說星星的故事,……… 如果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那麼兒子呢? 他在兒子不好好吃飯的時候厲聲罵了他,那是唯一一次看到父子的對應,應該是漸漸長大的兒子在躲避父母,事實上他們也無心去關照他。父親知道兒子偷釀私酒,還暗暗高興,幸虧不是吸毒什麼的。 即使傑西偷了法官的車,父親的膝蓋雖然要發抖了,並沒有措施;直到發現兒子縱火,布萊恩終於有了覺悟──兒子衝口而出的是「我沒辦法救她」,因此他才失去了世界──父親把比自己高了半個頭的兒子拉進懷裡,從傑西五歲時因與凱特的基因配對不合開始一直到現在,父親不記得自己曾好好看過他,擁抱他。以致於兒子為了不能救妹妹而徹底否定自己,甚至想要毀滅自己。裝潢 父親擁抱著背比自己還寬的兒子,自責道:你會怪他?還是怪他的父母沒有導正他的想法? 其實,布萊特對凱特的愛,在他伏在莎拉肩上哭,又自己偷偷的寫萬一凱特死亡時的追悼文字時,就可以看出。他雖然理性上知道應該維護安娜的人身權益,但是,眼見凱特真的可能會死的時候,他又猶豫了,他痛苦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然而,最後死的人卻是安娜,這個突如其來的打擊,使布萊恩自願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待命工作,逃離那個家,並且因飲酒過度而必須戒酒。 很長的一段時間,他聲稱在夜空中看到安娜,有時是她在眨眼睛,有時候出現她的輪廓。 他堅持星星就是被人深愛的人,他們在星座裡永遠活著,讓人追念。 尤其是仙女座,……… 

uu77uumhi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7 07 28 台中炒羊肉行與車友的聚會越夜越激烈別想太多,是汽車借款在講車子啦大伙兒一路殺向台中為的是一盤香噴噴的炒羊肉高速整合負債的激情下拋離亂七八糟的事享受5系列的動力與底盤真的
融資

uu77uumhi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