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月前,河北保定的張梅(化名)將9歲的女兒童童(化名)托付給“老師”張紅霞,希望童童在北京接受到正統的國學教育。5月26日,她再見到女兒時,孩子遍體鱗傷。童童告訴記者,自己在求學期間遭到張紅霞的虐待,被用木棍、鎚子打,甚至被用尖利的物體扎進指甲。
  目前童童身體多處骨折,不時出現劇烈頭痛,正在接受治療。據瞭解,警方現已將張紅霞控制。
  孩子部分指甲與肉分離
  12日晚,保定市第一中心醫院的病房外,一個9歲的女孩,身上甚至頭部有多處傷疤,有些已經長出新肉,有些則剛剛結痂。
  又是一陣疼痛襲來,童童睜大雙眼,哭叫著:“我的頭,疼!疼!”張梅記不清今天女兒這樣的叫喊已經是第幾次了。她慌亂地讓女兒枕在自己膝上,溫柔地按摩著童童的太陽穴。
  但童童的哭叫聲更加撕心裂肺,還攥緊拳頭猛砸自己的額頭。這讓張梅更加緊張,因為那雙小手也受了傷,部分指甲幾乎與肉分離。
  “公益人士”選女兒讀國學
  兩年前,經朋友介紹,張梅與張紅霞結識。在朋友口中,張紅霞是一名公益人士,熱心幫助困難家庭的子女。
  因為童童是單親家庭,張紅霞數次到家中探訪,甚至還帶來禮物,張梅覺得這個女人“很熱心”,也很值得信任,雖然她事後也承認,在張紅霞的身上似乎看不到太多文化素養的影子。
  今年年初,朋友告訴張梅:“你知道嗎?張老師看中你們家童童了,想幫你們。”這讓張梅有些動心,她希望女兒能學習國學,修養德行,成人後少走自己感情上的彎路。
  張梅和張紅霞經過溝通,春節後就把女兒送進後者在北京開辦的“女德國學班”內。
  按照約定,國學大師的弟子免費為童童授課,成年之後,童童會被送進大學或分配工作。當然也有要求:為了保證學習,至少半年內,張梅不能和女兒聯繫。
  “我真的是為孩子好啊。”張梅清楚地記得,女兒並不是很情願,但還是聽從了安排。
  2月18日,張梅將女兒送到了張紅霞家中,這位“老師”給了母女二人一個大大的擁抱。如今回憶起來,張梅覺得張紅霞當時的這份熱情有些過頭了。
  再見時女兒滿身傷疤
  半年時間還沒過去,張紅霞就於5月26日聯繫了張梅:“你快來北京一趟吧,你女兒得水痘了。”
  次日中午,張梅趕到了順義區木林鎮業興莊前進街35號院,這也是她第一次知道女兒“求學”的地址。張紅霞主動來到村中大路上迎接,但她卻始終不敢直視張梅的眼睛。
  小院結構簡單,只有幾間平房,張梅事後才回憶起來這些環境與“學堂”明顯不符,但當時她的註意力只集中在院里那個黑瘦的孩子身上。此時已值初夏,孩子裡外還穿著兩層衣褲,外面還套著一件裙子。她眯著眼註視著張梅,半晌才叫出了一聲“媽媽”,一點兒都沒有母女重逢本該有的興奮。
  她確實是童童,可幾個月不見,童童已經很難行走,連解手都在院內進行。張紅霞去幫忙時,掀起了童童的衣服,即使塗了大片的紫藥水,那遍佈周身的傷痕也很難掩蓋。
  在等待親戚開車來接的幾個小時里,張梅的哭泣一直沒有停止。她回憶,一旁的張紅霞始終很漠然。
  四個月間老師多次施暴
  根據醫院的診斷報告,童童的手指、腳和鎖骨有多處骨折,同時還伴有不時出現的劇烈頭痛。但這些都不足以還原,四個月里,在那小院中發生的一切。
  面對記者的詢問,童童承認,“張老師”曾帶她上過類似語文的課程。但她記憶更清晰的是,到達小院一個月後,張紅霞第一次踹向了自己。
  在此之後,施暴的頻率和方式都在升級:用木棍、鎚子擊打身體;赤著雙腳,在石子地上跑步一個小時;揪住耳朵,猛撞向牆壁;用尖利的物體扎進指甲……
  (據法制晚報)
  (原標題:9歲女童學國學)
創作者介紹

dinner

uu77uumhi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